七旬老人刘菊仙:陪伴孤寡老人29载,为100多位老人送终

【时间: 2019-10-24 09:16 内江日报】【字号:

“不管有多难,我都要把敬老院支撑下去。”1990年,因与高考失之交臂、在农村生了两个孩子的刘菊仙,接到履新白马镇敬老院副院长的通知时,她就暗暗下决心,一定要好好干,干出一番成绩回馈组织的信任。

把老人推到院子里透透气

此后29年,从中年妇女到古稀老人,从副院长到院长,刘菊仙以敬老院为家,把全部的心血倾注到这群无依无靠缺乏温暖的老人身上,服侍他们吃喝拉撒、生老病死,陪伴他们度过人生最后的时光,以“孝子”之名为100多位老人送终,用实际行动谱写了一曲曲感人至深的“大孝之歌”。

29年间,刘菊仙先后获评中华孝亲敬老之星、全国农村先进敬老院院长、全国道德模范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。如今,已经70岁的刘菊仙再度获评全省孝亲敬老楷模,她说,“敬老院的每位老人都是我的亲人,只要我身体还行,就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照顾他们。”

含辛茹苦

她为孤寡老人撑起一片天

虽然已经70岁了,但刘菊仙语言流畅,行动敏捷,推起坐在轮椅上100多斤重的老人看上去也毫不费力。她个子小小的,烫着一头时尚的卷发,看上去十分干练,站在一群老人中间,和老人们有说有笑,帮他们按摩,亲密无间。

包括刘菊仙在内,敬老院现在一共有3名管理人员,负责老人们的吃喝拉撒、生老病死。因为人手不足,即便是院长,刘菊仙也要和另外两名工作人员一起,帮助照料老人、打扫清洁、做饭洗衣、值夜班,常常一天只能休息五六个小时。

工作辛苦,待遇也不高,但刘菊仙很满足,“现在一个月2000多元,比原来涨了好多呢。”

刘菊仙告诉记者,上世纪90年代,由于经济条件限制,敬老院生活标准很低,条件也很艰苦。为了维持老人们的生活,她想尽了办法开源节流——老人们的头发长了,她都亲自打理,从来不上理发店;出去买菜,拣便宜的挑还要再讲价,以至于菜贩子都不愿意卖给她。那个时候,刘菊仙的工资只有60元每月,有时为了给老人们打顿牙祭,她常常连自己的微薄工资也贴进去了。有一次,敬老院里买煤,为了节约搬运费,她亲自去搬,还因此从煤堆上摔了下来,左手肘部摔伤,她只简单包扎了一下,就回到院里劳作。

2004年,刘菊仙当上了敬老院院长。但随之更艰难的日子也来了,正是那一年,敬老院里的管理人员走得只剩下刘菊仙一个。彼时,院里20多位老人,其中部分丧失自理能力,照料他们的生活起居,全靠刘菊仙一个人。

每天从早到晚,给老人准备饭食,洗衣,清理房间……一天忙得脚不沾地,只等老人都睡下了,她去查看一圈,确保没有人躺在床上吸烟,她才敢躺下休息,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几次家。

“冬天不到6点,夏天不超过5点,就必须起床,晚上不到十一二点睡不成觉。”回忆起往事,刘菊仙说,“那个时候,连趟远门都不敢出,走哪里去都是当天去当天回,出去时间长一点心里就七上八下,操心那些老人。”

就是这样艰苦的日子,刘菊仙一个人咬牙坚持了两三年。直到2006年,院里才新增了两名人手。

在刘菊仙的精心打理下,白马镇敬老院多年来没有发生一起责任事故,在社会上营造了良好的口碑。上世纪90年代以来,白马镇敬老院先后获得市中区模范敬老院,内江市一级敬老院,省二级敬老院,市中区敬老先进单位等。

编辑:吕忆曦
记者:张小丽  
168手机开奨現场直播